【紀律在身邊第187期】問責條例,問的到底是什么責?

發布日期:2019-09-23  來源:深圳特區報

  

我該怎么辦

  小陳是某街道的黨員干部,最近區里一則通報引起了他的關注。原來隔壁街道被曝光內部管理混亂,部分黨員干部漠視群眾利益,對群眾的正當訴求一拖再拖,造成了嚴重的不良影響。相關黨員干部因此挨了處分,街道書記和紀工委書記也被問責。小陳不經產生了疑惑,為什么在同一起案件中,有的黨員干部是被追究責任,有的黨員干部是被問責呢?

  “紀律君”如是說

  提到問責,不少人想當然地會想到,某個黨員干部因為履責不力受到了處分,似乎就是被問責了。然而,這并非是《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中關于“問責”的正解。

  最近新修訂的《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第四條對“問責”有著明確的規定:黨委(黨組)應當履行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加強對本地區本部門本單位問責工作的領導,追究在黨的建設、黨的事業中失職失責黨組織和黨的領導干部的主體責任、監督責任、領導責任。紀委應當履行監督專責,協助同級黨委開展問責工作。紀委派駐(派出)機構按照職責權限開展問責工作。黨的工作機關應當依據職能履行監督職責,實施本機關本系統本領域的問責工作。

  可見,《條例》所說的問責,是追究在黨的建設、黨的事業中失職失責黨組織和黨的領導干部的主體責任、監督責任、領導責任,而不是追究黨員干部對自己違紀違法行為的直接責任。簡而言之,《條例》規定的問責,問的是間接責任,而并非直接責任,二者不可混為一談。

  上文中,小陳之所以存在疑惑,是因為對問責工作不熟悉。雖然是同一起案件,但是因漠視群眾利益、對群眾訴求推諉塞責而受到處分的黨員干部,是對其違紀行為承擔的直接責任;街道書記和紀工委書記是因為管黨治黨不力,對黨的紀律建設抓得不嚴,導致違紀行為發生,分別承擔的是領導責任和監督責任,這才是《條例》所規定的問責范圍。

  相關案例

  2019年3月,江西電視臺都市頻道“都市現場”欄目播出新聞,曝光了崇仁縣相山鎮機關黨員干部、公職人員上班期間在辦公場所打牌賭博造成較壞社會影響的行為。崇仁縣紀委監委對該起典型問題進行了嚴肅查處。經查,該縣相山鎮共有14名鎮機關黨員干部、公職人員參與賭博活動。隨后,崇仁縣紀委監委對于參與打牌賭博的人員皆給與了不同程度的黨紀政務處分。同時,原相山鎮黨委書記吳自權,作為履行全面從嚴治黨第一責任人,履行主體責任不力;原相山鎮紀委書記繆金龍,履行全面從嚴治黨監督責任不力,對干部作風監管不到位,存在監督責任缺失,經崇仁縣紀委常委會研究并報縣委常委會同意,決定給予二人黨內警告處分,免去二人相山鎮黨委書記、紀委書記職務。

  延伸閱讀

  黨的十八大以來,問責成為了全面從嚴治黨的利器,有力推動了管黨治黨從寬松軟走向嚴緊硬。在工作實踐中,個別地方和單位由于對黨內法規和相關法律學習不透徹、領會不深刻、認識有偏差,也出現了脫離實際、隨意問責的現象,偏離了問責的初衷,效果適得其反。

  近期《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的再次修訂,既充分彰顯了黨中央對全面從嚴治黨的堅強決心和失責必問的鮮明態度,也為各地各單位準確把握問責的目的,實現精準問責提供了制度依據。問責是手段,壓實責任、激勵擔當才是目的。唯有堅持實事求是,嚴格依規依紀依法,才能做好問責工作,不負黨和人民的期望。

双色球走势图专业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