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離初心使命,他們成為反面典型

發布日期:2019-08-20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雜志

  [Q] 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 

  典型案例 1 

  空白公函“掩護”違規吃喝 

  “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管得這么嚴,怎樣才能繼續公款吃喝呢?”湖北省潛江市漁洋鎮農村經濟管理站站長羅君強一直在心里盤算著。

  按照2013年出臺的《黨政機關國內公務接待管理規定》,“公務外出確需接待的,派出單位應當向接待單位發出公函,告知內容、行程和人員”“無公函的公務活動和來訪人員一律不予接待”。羅君強琢磨,或許可以在公函上“做文章”——全市22個鄉鎮經管站,大家“函來函往”,利用公函進行公款吃喝,就可以用合規形式掩蓋違規問題。

  2015年3月25日,澤口鎮經管站到漁洋鎮經管站進行學習考察活動,直接把空白的工作聯系函交給羅君強代為填寫。嘗到甜頭后,羅君強多方聯系,先后從澤口鎮經管站、浩口鎮經管站、熊口鎮經管站等單位要來空白公函,隨意填寫,大吃大喝。然而,一不小心就露出了馬腳。

  2016年8月26日,浩口鎮經管站、熊口鎮經管站來漁洋鎮經管站學習“三資”管理工作,羅君強在潛江市區的李大廚餐館進行接待。但在蓋著浩口鎮經管站大紅章的空白公函上,羅君強卻填寫了接待熊口鎮經管站工作人員。這一問題線索很快被市委巡察組發現,并移交市紀委監委調查。

  調查人員通過比對公函字跡、抽取單位印證等方式,發現羅君強經常以調研考察招投標工作、“三資”管理、按戶連片工作等事由,在公務接待函上動手腳,違規組織公款吃喝,而且大多數進餐安排在市區,存在超標準、超范圍接待或者借機大吃大喝的問題。“這里有一些是確有接待,對方嫌填寫接待函太麻煩就直接給空白公函,有一些則是他們自己聚餐,然后偽造公務接待函。”調查人員介紹。

  羅君強利用空白公函為違規吃喝打掩護,讓公務接待管理規定形同虛設。最終,漁洋鎮黨委給予羅君強黨內警告處分,其他相關人員也受到批評教育。(邱先俊)

  典型案例 2 

  毫無敬畏心,過節還收禮 

  “更換汽車蓄電池沒有支付費用、收受禮品禮金、虛列支出將轉賬支票套現……這些違紀行為,都是不應該發生的。回頭看看自己的所作所為,我千般懊惱、萬般悔恨,誠懇接受組織對我的一切處理!”提及這些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的問題時,北京市海淀區城管執法監察局督察隊黨支部副書記、隊長唐毅悔不當初。

  2017年9月,唐毅與督察隊執法車輛定點維修單位——北京某汽車維修有限公司蘇家坨分廠經理楊某某聯系,要求楊某某為其朋友的別克轎車更換蓄電池。楊某某隨即安排人員更換,唐毅及其朋友均未支付費用。

  2017年中秋節前后,唐毅收受楊某某贈送的咸鴨蛋、核桃仁、月餅、白酒等禮品。2018年中秋節前,唐毅又收受楊某某贈送的月餅、紅酒、茶葉、干果及蘑菇等禮品。

  一個汽車修理廠的經理,為何要如此討好唐毅?“這些年,我私人的車都在楊某某那里維修和上保險;另外,我現在管著一個隊,隊里有幾輛車,他估計也想讓我把車放他那里修,他們那可能有業績要求。”唐毅在接受調查時說出了實情。

  除了收取楊某某贈送的節日禮品外,唐毅還存在沿用前任的做法,將伙食補助轉賬支票以虛列支出的方式兌換成等額現金的問題。

  唐毅的上述行為造成不良影響,構成違紀。根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有關規定,經海淀區紀委常委會議討論決定,給予唐毅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將其退出的違紀款予以收繳并上交區財政。(王怡)

  編輯點評 

  好作風一頭連著黨,一頭連著人民。中央八項規定實施6年多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以上率下、言出必行,持之以恒糾治“四風”,以作風建設的實際成效贏得了黨心民心。然而,作風問題具有頑固性反復性,享樂主義、奢靡之風雖然基本剎住,但基礎還不牢固,隱形變異現象不容忽視,反彈回潮壓力依然不小。

  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既要保持“永遠”的恒心和韌勁,又要創新“在路上”的思路和辦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要求聚焦違規吃喝、違規收受禮品禮金、違規操辦婚喪喜慶事宜等問題,聚焦領導干部違規參加各類研討會、論壇等問題抓好整治,就是緊緊扭住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不放。要對“四風”隱形變異新動向時刻防范,一個節點一個節點堅守,一個階段一個階段推進,把作風建設的螺絲擰得更緊。惟此,才能不斷密切黨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確保黨始終與人民想在一起、干在一起。

  [Q] 領導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違規經商辦企業 

  典型案例 1 

  被“枕邊風”吹倒的女市長 

  2019年2月1日,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市委原副書記、原市長陶淑菊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并處罰金200萬元。作為內蒙古自治區在任上落馬的唯一地市級女性市長,陶淑菊的違紀違法問題通報中最鮮明的一條,是允許、縱容其丈夫王文奇在自己管轄的地區從事可能與公共利益發生沖突的經商活動并謀取私利。

  重慶市南川區紀委監委、區婦聯聯合舉辦“清風常伴·廉潔齊家”活動。圖為三泉鎮風吹村第一書記唐超和妻子一起簽訂《廉潔立德承諾書》。汪新/攝 

  2011年8月,陶淑菊任職烏蘭察布市市長僅5個月,北京中奧盛達公司董事長楊某某就找到王文奇,希望能承攬烏蘭察布市中心醫院的信息化建設項目。王文奇答應后轉告陶淑菊,陶淑菊非但沒有制止,反而縱容、默許,直接向醫院領導打招呼。成功拿到該項目后,楊某某、王文奇約定,以后再有這種項目,兩人以6:4的比例分配利潤。于是2012年10月、2013年7月,在陶淑菊、王文奇的幫助下,楊某某相繼承攬市衛生局縣級醫院信息化建設項目、市教育局多媒體教室設備采購項目等。王文奇則跑到千里之外的北京收受楊某某共計453萬余元。

  2012年,鑫志億興公司老板韓氏兄弟二人找到王文奇,希望能幫助承攬醫療器械項目,并約定利潤五五分。王文奇將上述情況告訴陶淑菊后,陶淑菊以直接打招呼的方式先后為鑫志億興公司成功拿到烏蘭察布市中心醫院采購CT、核磁、彩超、胃鏡、腹腔鏡等共計近9000萬元的大單,并先后“笑納”鑫志億興公司287萬余美元和351萬余元人民幣的好處費。

  就這樣,短短5年時間里,這對夫妻“前門當官,后門開店”,將黑手伸向當地醫療等系統,斂財超過2000萬元。最終身陷囹圄,陶淑菊才對自己的犯罪行為有了認識:“在烏蘭察布這樣一個貧困落后地區擔任要職,我沒有下功夫深入基層調研,沒有對地方發展做更多的思考,心中只有自己的利益,給自己釀了一杯人生的苦酒。”(付金泉)

  典型案例 2 

  任由夫人泡在“生意圈”的局長 

  “近100名職工的工資都沒還,錢就先給了晨豐公司。”這是廣州豐彩彩印有限公司在2014年破產清償時出現的狀況。按《破產法》,公司破產清算,首先還的應該是所欠職工工資和勞保費用。為什么豐彩公司會把錢先還給晨豐公司?這要從晨豐公司的“硬核”人物,廣州黃埔區、廣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建設與環境管理局主任科員張霞說起。

  職位不起眼的張霞,另一重身份是廣州開發區企業建設和服務局原黨組書記、局長譚均樂的妻子。2008年,金融危機橫掃全球,廣州開發區作為外向型經濟功能區所受影響較大,一些外資企業處于半停產狀態。當時,譚均樂作為該區政法委副書記,處于調處各種矛盾糾紛的一線,結識了區內不少企業家和投資人,形成了朋友中的“生意圈”,這給了張霞“泡圈”的機會。

  2009年,在一次飯局上,張霞得知印刷設備的租賃投資前景看好,決定放手一搏。按規定,領導干部配偶不能在其管轄的區域經商辦企業。于是夫妻倆就商定,分別以各自弟弟作為掛名股東,成立晨豐公司。在老板介紹下,晨豐公司出資購買的兩臺印刷設備出租給了豐彩公司,雙方約定豐彩公司每年返還20%的本金,按剩余本金的15%支付租賃費。因為經營不善,豐彩公司在2014年宣告破產。但為了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張霞通過譚均樂向豐彩公司和有關部門施壓,不顧群眾利益擢取清償優先權,最終違規獲利285.4萬元。

  有丈夫這座“靠山”,張霞的生意做得順風順水。2010年至2011年,當譚均樂曾經“關照”過的老板岑某邀請入股清遠市砼業混凝土有限公司時,張霞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以400萬元買入10%股份。2014年砼業營收狀況未能達到預期,分紅泡湯,張霞通過譚均樂與岑某另行約定,將400萬股東出資轉為砼業公司向他們的借款,每年收取高額利息。截至2017年7月,兩人違規獲利410萬元。

  夫妻聯手謀私利,全家腐敗全家哭。2018年,譚均樂和張霞均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并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目前,案件正在依法審理中。(穗紀宣)

  編輯點評 

  領導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在領導干部管轄的地區和業務范圍內經商辦企業,且不說“背靠大樹好乘涼”,容易滋生官商勾結、權錢交易、利益輸送等問題,即便合法經營,也難免“瓜田李下”的嫌疑。從已查處的案例看,“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親屬的經營活動謀取利益”頗為常見。

  從嚴管理干部,領導干部親屬和身邊人員也不例外。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強調領導干部特別是高級干部要加強對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的教育和約束,把家風建設擺在重要位置。黨中央重視從制度上對領導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行為加以規范,著力抓好源頭治理。在上海市開展先行試點的基礎上,2016年4月18日,中央深改組第二十三次會議審議通過了北京市、廣東省、重慶市、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關于進一步規范領導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行為的規定(試行),通過在“公”與“私”之間設置“防火墻”,斬斷利益輸送的鏈條,避免領導干部將職務上的“便利”向親情傾斜。

  領導干部需牢記,手中權力要為人民謀利而非為小家謀私,只有廉潔從政、秉公用權,才對得起入黨時的那份初心、肩上扛的這份使命。

双色球走势图专业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