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商】“盯緊”采購權力 源頭治理腐敗 市屬國企陽光采購服務平臺上線運行

發布日期:2019-06-28  來源:深圳商報

  

  深圳市國資委培訓國企如何使用陽光平臺。深圳市國資委 供圖

  

  深圳市屬國企陽光采購服務平臺宣傳畫。

  “企業網購了5萬元電腦,采購信息怎么錄入陽光平臺?”“按直接采購模板錄入。”

  2019年4月18日下午,深圳地鐵集團本部和下屬14家二級公司采購人員,正在參加市屬國企采購信息發布系統操作培訓,并與技術支持方面對面交流。目前,深圳市國資委25家直管企業正在輪流進行培訓。

  市屬國企陽光采購服務平臺(以下簡稱“陽光平臺”)于2018年12月上線,企業采購2萬元以上的工程、貨物和服務,全部要上平臺公開信息。陽光平臺承擔服務、交易、監督三大功能,目前實現了第一步——統一發布采購公告、結果公示以及信息變更公告等。

  據了解,僅事前“采購公告”和事后“結果公示”已在企業引起較大反響。通過業務培訓和一段時間的運行后,企業對于陽光平臺的認識,逐漸從“存疑”轉變為“認同”,從被動落實轉變為主動運用。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陽光平臺在促進采購公開化、專業化等方面已初見成效,未來將在提高采購質效、防范廉潔風險等方面發揮更大作用。

  采購被“盯”上

  采購是企業經營活動的一部分,各企業都有自己的采購辦法和渠道,深圳市國資委紀委為什么要推動建立統一的采購服務平臺?

  據了解,達到一定金額的建設工程類采購,必須通過住建部門的交易中心,內業稱之為“進場”,這屬于企業采購中的法定招標部分。除此之外,為企業自主采購。

  2017年度我市市屬國企采購情況的調查統計顯示,企業自主采購占整個采購宗數的96%,金額占24%。但問到一年的采購明細,很多企業拿不出報表。事實上,自主采購活動分散在企業各個部門,短時間內很難統計上來。

  “以往查辦的案件中,給單位買勞保用品都能‘進去’人,國企自主采購透明度不高。”市紀委監委派駐第七紀檢監察組副組長姜寧說,近年來國企負責人栽在采購上的為數不少,采購成為腐敗案件高發區。比如原機場集團董事長汪洋,就是在重大工程發包、重大項目招投標活動中收受賄賂。

  從這些年案件查辦、日常監督以及巡察情況來看,采購領域的問題主要有——信息公開渠道窄、供應商數量少、入庫遴選機制不健全、專業人才和專家數量少。如此一來,需求方內部人控制、供給方壟斷市場、監管方過渡干預,都給權力尋租留下了空間,導致腐敗風險聚集。

  近年來,中央、省、市多次強調要加強公共資源領域要素交易監管。深圳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張子興指出,要注重“斷鏈反腐”,通過改革和制度創新切斷利益輸送的鏈條,加強對權力的制約和監督,形成靠制度管權、管事、管人的有效機制。2018年,深圳市紀委監委將“推動建立市屬國企要素交易綜合監管體系”列為書記跟蹤項目督辦。

  2018年9月,深圳市國資委出臺《關于建立健全市屬國企要素交易綜合監管體系的指導意見(試行)》,系統搭建集中統一的要素交易平臺。建設陽光采購服務平臺,就是其中一項重要任務。

  平臺會“亮燈”

  陽光平臺目前最大的特點是什么?“先把信息‘錄’進去,再把結果‘曬’出來”,市國資委紀委馬茹冰副處長說。

  信息錄入即信息發布,看似簡單卻易藏貓膩。曾經有這樣的情況,采購公告標明公示5天,結果點進去一看,時間沒到,公示已經結束。陽光平臺對“公告開始時間”、“公告結束時間”均有條件設置,一旦出現不相符的情況,系統將自動亮燈。

  2018年年中,深圳市紀委監委查辦了市政府采購監督管理辦公室主任段傳堯嚴重違紀違法案。市國資委紀委深入剖析該案,從中梳理出采購領域260多個風險點,通過流程設置嵌入到平臺系統,實現實時提醒功能。

  比如,企業采取邀請招標的,平臺要求公開供應商資格條件、供應商名稱、成交供應商等;采取單一來源(直接)采購的,公開內容包括采購理由(含采購方式確定理由)、項目所需資質條件、供應商名稱等。

  簡而言之,企業將采購信息錄入陽光平臺后,供應商有哪幾家、為什么選擇這家供應商等,在陽光平臺上一目了然,所有人都可以監督。

  也有企業一度擔心信息錄入會“耽誤事”,比如一旦“亮燈”,接下來的工作就沒法開展。

  其實不然。搭建平臺過程中,給企業的“定心丸”就是“企業主導擇優”。也就是說,市國資委不干預企業具體采購活動,用哪種方式采購、選哪家供應商都由企業自主決定。平臺關注的是“過程留痕可詢”,也就是采購需求和成交結果需在陽光平臺上公示,決策依據和審批文件等關鍵信息也要錄入,應急工程及緊急采購等,允許事后補錄。

  據介紹,作為平臺使用者之一的監督員會重點關注“亮燈”情況。過去開展采購監督,通常要派專人“站在一邊陪著”,碰到任務多時,“紀委書記天天看也看不過來”。而陽光平臺通過異常留痕、分類統計、信息共享等,為采購監督提供了全新的思路和路徑,解決了外行監督內行、問題發現滯后等難題。

  多了個發布渠道

  企業使用陽光平臺有何體會?

  振業集團董事長趙宏偉告訴記者:“以往我們想盡一切辦法擴散招采信息,甚至張貼在建筑工地上,希望吸引更多優秀的供應商,現在陽光平臺提供了更集中、更權威、更有效的信息發布渠道。”

  據了解,市國資委提出“市屬國企采購信息統一發布”后,振業集團第一時間召開了動員大會,下屬11個地區公司設立了企業賬號,本部11個部門及地鐵項目公司5個部門開設了賬號,所有采購信息都按要求錄入平臺,統一對外發布。

  趙宏偉闡述了信息公開對企業采購的重要意義——為什么所有流程都走到了,仍然會出現問題?根本原因就是信息公開不夠,但凡想做點文章的,都會有意讓信息不對稱,只讓特定人看到。信息不公開的結果,就是給暗箱操作、利益輸送、權錢腐敗等留下空間。

  “信息發布渠道廣了,更多供應商參與,企業選擇面也更廣。”機場集團副總裁黃一格說。

  使用陽光平臺之前,機場集團大部分自主采購,采用邀請供應商報價或談判的方式,參與的供應商較少,企業議價能力也有限。近期,該集團下屬企業的“深圳機場AB航站樓滅火器購置項目”,通過陽光平臺發布信息后,吸引眾多供應商報名,大大增強了項目議價能力,最終實現18%的節資率。

  “通過陽光平臺發布企業采購信息將產生深遠影響,”趙宏偉認為,短期看,信息公開的目的在于接受外部監督,以及關鍵點留痕,這是反腐敗工作需要;長期看,平臺每一條采購信息都是真實的,假以時日將集聚大量優秀供應商,并衍生出巨大商機。

  采購更規范更透明

  “陽光平臺對統一采購標準、規范采購行為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 機場集團副總裁黃一格說。

  據介紹,市國資委列出陽光平臺全流程負面風險清單后,機場集團逐一對照檢查,對自身存在的專家庫風險、供應商圍標串標等問題進行了整改,對采購制度進行了系統梳理和完善。

  機場集團也印發了采購信息發布操作指引,推動各單位對接陽光平臺,建立規范的信息發布機制。目前,機場集團采購項目均按照統一標準發布采購公告。

  陽光平臺的投入使用還對企業采購起到“校對”作用,這一點,振業集團深有體會。該集團審計部賴一揮告訴記者,陽光平臺建議招標項目采購公告的公示期不少于10個自然日,集團在信息錄入中出現“亮燈”預警后,對企業內部規定進行了修訂完善。

  陽光平臺還用信息化手段為采購管理和監督賦能,有效降低信息獲取成本,整體提升工作效率。“投入人力做好信息錄入工作,收到了很大的價值回報。”黃一格說。

  比如,以前采購項目進展到什么程度,想看一下怎么操作的,要么讓采購部門發郵件,要么打印一摞資料送來,現在分管負責人可以在線查看,實時把握進度。另外,平臺要求填寫決策依據、上傳審批文件,為企業采購起到了資料存檔的作用,采購鏈條的透明度也提高了。

  平臺受到多方關注

  在記者采訪的兩家企業中,振業集團成本管理部王永毅表示,集團此前開發了自己的采購平臺,在電子招評標系統等方面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國資委牽頭搭建統一的陽光平臺,可以減少其他企業建設成本。機場集團也希望陽光采購平臺能加快建設進度,上線更多的應用模塊,避免企業重復投入。總之,企業對陽光平臺的期待很高。

  那么,陽光平臺能否滿足企業的實際需求?

  據了解,陽光平臺依托深圳聯合產權交易所、深圳市國際招標公司,在平臺資源、專業服務、社會公信力等方面具有顯著優勢,可為國企采購提供信息發布、交易組織、專家評審、數據分析等全流程綜合性服務,同時為監督部門提供智慧監管平臺。

  “按照構想,陽光平臺就是要發揮硬件設施、軟件系統和人才隊伍的優勢,建設統一的電子采購交易系統,整合專家庫、供應商庫等資源,實現企業共享,同時發揮資源集聚效應,拓寬要素交易渠道,增強談判議價能力,促進國有資產保值增值。”深圳市國資委副主任葉新明介紹說,“我們的改革就是要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

  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5月底,陽光平臺完成市屬國企委托項目1488個,委托金額121.74億元,中標金額105.9億元,總節資額15.84億元,節資率13.01%。在平臺上累計發布信息數量11523條,涉及掛牌項目5862宗,總成交金額達到1440.59億元。

  作為市屬國企采購信息的統一發布平臺,陽光平臺目前已有一定的影響力和公信力,吸引了深交所等機構前來發布采購信息,引起市場供應商的高度關注。陽光平臺還將繼續上線其他功能,推進時間表已經排到了2020年。

双色球走势图专业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