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水流深】南園吳氏:“一門四鄉賢”成美談

發布日期:2018-07-26  來源:深圳晚報

  南園吳氏:“一門四鄉賢”成美談

  在深圳開枝散葉八百年,開拓進取、崇文重教等精神代代相傳

  

  ▲族人為紀念剛正不阿的吳國光,在南園老村建立了解元祠。

  ▲吳氏宗祠是南山區區級文物保護單位。

  吳創基今年90歲,大半生都居住在南山區南山街道的南園社區,近年來每天都堅持讀報看新聞。88歲那年,他感念于家族文化傳承,便四處搜集資料、考證,并結合自己的親身經歷,編撰了名為《南園吳氏歷史與村中往事》的冊子,欲喚起吳氏后輩對先祖精神和傳統的學習、傳承。

  “在這漫長歲月中,歷代祖先以艱苦創業的精神,使我吳氏一族發揚光大,成為南園望族,深受后代敬仰。”誠如吳創基在這本冊子中所言,南園吳氏是南頭望族,自公元1163年至1174年宋孝宗在位期間,其開基始祖吳洪淵在此建村定居開始,吳氏開枝散葉已八百年有余。八百年間,吳氏家族誕生了為官清正廉明的深圳首位文解元吳國光和慷慨解囊捐資助學的吳登良等,吳氏開拓進取、愛國愛鄉、崇文重教等精神也代代相傳、流傳至今。

  勤政廉明

  先祖剛正不阿不畏權貴

  南園吳氏有一門四鄉賢的美談。四鄉賢包括:十二世祖吳祐的長子工部員外郎吳預、三子之孫舉人吳允詵、四子之次子解元吳國光、四子之孫舉人吳允誨,其中吳國光最為有名。

  據《永遠的家園——南山街道自然村村史》一書記載,吳國光以《詩經》中解元,成為深圳首位文解元。他20歲考選縣學,參與新安立縣事,歷任廣西永福縣令、福建泉州教授和浙江樂清縣令。

  關于吳國光在樂清問政期間的高風亮節,清康熙《新安縣志·卷之十·人物志》如是記載:抑豪強,潤寒細,卻饋遺,慎獄訟。據記載,樂清縣境有一名山叫雁蕩山,是著名的游覽勝地,附近州縣的官僚和權貴,紛紛慕名攜眷帶友前來游覽。春秋踏游旺季之時,更是冠蓋相望,吳國光身為縣令,難避迎來送往,對此深惡痛絕,決心廢黜以往陳規舊習,重新簡約夫役,將勞民傷財之迎來送往、奢侈公帑之歪風狠狠剎住。此舉大大減輕了縣衙和百姓負擔,但又大大得罪了層層新貴。吳國光受到誹謗和排斥,最終被罷免官職,只身回到南園老家。

  萬歷十五年(1587年),吳國光因操勞過度,加上在浙江任職時與權貴們周旋爭斗,積郁成疾,英年病逝。族人為紀念這位剛正不阿的鄉賢,在南園老村建立了一座解元祠。如今,解元祠和吳氏宗祠均已成為南山區文物保護單位。解元祠經多次重修,現存建筑為清代風格,占地200多平方米,大廳內放有一個寫有“憶思悟廉 考學促實”字樣的宣傳欄,落款為南山區南山街道辦事處南園社區居民委員會第二黨支部。據南園社區黨委書記吳永昌介紹,有關部門正在籌劃將解元祠建設成為廉政文化教育基地。

  崇文重教

  海外華僑捐資建校反哺家鄉

  南園吳氏宗族崇文重教的理念也廣為流傳,并且家族人才輩出。據《永遠的家園——南山街道自然村村史》介紹,從吳洪淵一世到二十四世,南園吳氏共有101人為官。

  1937年至1938年,吳創基在村里的南園小學上過兩年小學,而學校主要由出生在南園村的華僑吳登良等人捐資修建,是當時寶安縣唯一的洋房小學。

  據《永遠的家園——南山街道自然村村史》記載,吳登良生于清朝末年,年少時失去雙親,也沒有兄弟姐妹,家境貧寒。民國初年,吳登良漂泊到荷蘭。在異國他鄉,吳登良做起了餐飲生意,積攢了一筆資金。20世紀20年代,他從荷蘭回到家鄉南園村,聽聞鄉親要修建一所小學,便拿出一生的積蓄幫助修建學校。為了給南園小學增設體育場地,他還出資買了10畝地作為學校操場。為了紀念吳登良奉獻家鄉的桑梓之情,南園人在村中立起了一座“登良碑”,還將南園小學前的道路命名為“登良路”。

  “南園小學是洋樓式的學校,很漂亮。”回憶起80年前的讀書時光,吳創基的喜悅之情仍溢于言表。他記得,同一時期附近的小學還只是祠堂。當時,當地華僑還捐錢從廣州請了老師來村里教他們詩畫、國語等。“也有很多別的村的學生來我們這里讀書,最多的時候,學校有150個學生。”

  20世紀30年代末,吳創基逃難到香港,并在港就讀培正小學約4年。13歲時,他回鄉務農。“雖然在學校讀書讀得不是很多,但是很感謝有南園小學那段時光。”吳創基說,他自幼養成了讀書看小說的習慣,此后幾十年間沒有間斷。

  開拓進取

  眾多族人在海外打拼發展

  除了重視教育外,吳創基還總結道,南園吳氏具有開拓進取的精神。在《南園吳氏歷史與村中往事》中,吳創基寫道,清朝末葉,已有南園人在香港開辦船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在香港的南園人吳毓南開設了“海昌船務公司”,代理各船務行航的輪船數十艘。除此之外,還有“合安”“兩儀”兩所船務公司。這三家由大南園吳氏開辦的公司都有規定:凡來自南園村的吳氏后人,一律優先接納為船員。

  “留在南園的人主要還是種田,但是種田收入很低,生活難以為繼,那幾個在香港的海員介紹所就免費介紹村里的人到船上工作。”吳創基稱,當時,南園村幾乎所有的家庭,都有男勞力在境外船做工。有的在荷蘭登陸后,便留在當地經營餐館或雜貨店。除此之外,還有美國、澳大利亞等地陸陸續續成為不少南園人的僑居國。據統計,至20世紀90年代,在這三地的南園吳氏族人已超過千人,加上港澳地區的南園吳氏族人,有兩千余人,是現在南園村吳氏人數的4倍。

  雖然移居他鄉,甚至是異國,但南園人也沒有忘記家鄉,除了捐資建校、籌款修建吳氏宗祠之外,也會回鄉相聚。其中,最隆重的相聚要數每年一度的南園吳氏祭祖。據悉,南園吳氏祭祖已是南山區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每年農歷九月十六,族人都會祭拜祖先。每到那時,遠在國外及香港的宗親都會返鄉,數千人聚集祭祖,開席400多桌,鄉情融融,盛極一時。

  專家點評

  南園吳氏是一個具有正氣的家族

  “新安縣志對南園吳氏家族著墨的地方有不少,這是一個具有正氣的家族。”深圳市文物考古鑒定所研究館員彭全民稱,據新安縣志記載,南園吳氏有一門四鄉賢,其中吳國光撰寫的《重修赤灣天妃廟記》等碑文,體現了他熱愛家鄉的情感,也詳細敘述了天妃廟的由來和歷史盛事等。這個碑文也被公認為赤灣廟在明朝以前最為詳盡的記載,為新安縣邑留下不可多得的重要歷史文獻。

  彭全民稱,近現代在海外開拓的南園吳氏人,艱苦創業,感受到沒有文化和技術就要落后于人,所以想把家鄉的教育辦好,讓子孫后代更有文化,走向富強,其中吳登良為家鄉捐資建校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為了紀念他,南園人為他立碑,登良路的命名也是因為紀念他的愛心。”

  彭全民分析,通過南園吳氏族譜可追溯這個宗族的來龍去脈,解元祠和吳氏宗祠是宗族精神的載體之一,而南園吳氏每年一度的祭祖活動,也有利于團結吳氏宗族,將宗族內的優良傳統更好地發揚。

双色球走势图专业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