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水流深】“以刀筆為槍”投身愛國革命事業

發布日期:2019-09-26  來源:深圳晚報

  

▲陳煙橋陳列館。本版圖片均由 楊少昆 攝

▲陳煙橋塑像。

▲陳煙橋陳列館館內展物。

  深圳觀瀾,素有“文化之鄉”和“華僑之鄉”的美譽,崇文重教是觀瀾人的優良傳統,中國第一代版畫家、歷史文化名人陳煙橋就在這里出生長大。陳煙橋是魯迅先生的學生,近代中國新興木刻運動的倡導者和參與者,也是著名的版畫理論家和教育家,他的作品被大英博物館、俄羅斯美術館、魯迅紀念館等收藏。近日,我們來到觀瀾牛湖社區俄地嚇村的陳煙橋故居,追尋這位歷史名人的腳步,感悟陳氏家族勤儉樸實、愛國愛民的家風。

  崇文重教

  勤儉家風世代相傳

  陳煙橋故居是清朝末年修建的客家民居,依山而建,簡單樸素,是一座典型的客家民居風格建筑,排屋形制,坐南向北,墻體為三合土夯筑,屋頂兩面坡,灰瓦蓋頂,屋后有兩排建于清代中晚期的祖屋。陳煙橋曾在這里度過少年和青年時光,屋內留存了他生前的許多生活用品,陳列了他一生的重要藝術創作和學術成就。

  陳煙橋祖上是從江西經廣東梅州遷來的客家人,祖父陳登謀早年漂洋過海,遠赴牙買加務工,賺錢后回家鄉觀瀾建了一座客家排屋,也就是現存的陳煙橋故居。父親陳永發在陳煙橋11歲時,也前往牙買加打工謀生。

  陳煙橋幼年入讀力倡新學的廣培學校,喜歡畫畫,勤讀苦練,為日后從事美術創作和教育工作打下堅實的基礎。1928年,陳煙橋進入廣州市立美術學校西畫科學習,后轉入上海新華藝術專科學校西畫系,畢業后投入新木刻運動,并加入左翼美術家聯盟,通過木刻和美術創作,始終關注人民大眾的苦難生活。

  陳煙橋的妻子林淑儀,原籍廣東番禺,生于書香世家,終生從事教育事業。他們一直保留著客家人特有的文化品格,秉承崇文重教、知書達理的家風。

  “陳煙橋的父輩都是華僑,當時家庭還算富足,但從這座祖屋和屋里的老物件來看,他們的生活非常節儉,連張梳妝臺都沒有,工作臺也只有一個。”承擔故居整修工作的設計師余樹強說。

  師承魯迅

  成為第一代新興木刻版畫家

  魯迅是我國新興版畫運動的倡導者和奠基者,他不遺余力地扶植木刻青年,鼓勵他們深入人民大眾中開展創作。陳煙橋正是得到魯迅的教誨和器重,成為第一代新興版畫家。

  1930年10月,魯迅在上海北四川路舉辦“西洋木刻展覽會”,陳煙橋前往參觀。在魯迅的鼓勵與支持下,陳煙橋開始從事新木刻,并經常向魯迅先生請教。從1933年至1936年,他們書信往來多達20余次,魯迅從木刻的技法、構圖到創作思想等,給予陳煙橋具體的指導。

  陳煙橋是魯迅最得意的弟子,也是魯迅與上海木刻界的重要聯絡人。1934年,陳煙橋協助魯迅籌辦《革命的中國之新藝術展覽會》,在巴黎和莫斯科展出,其作品《某女工》《天災》《受傷者的吶喊》等作品入選。同年,魯迅自費編印中國新興木刻第一本選集——《木刻紀程》,并寫信給陳煙橋:“鼓吹木刻,我想最好是出一種季刊,不得已,則出半年刊或不定期刊,每期嚴選木刻二十幅,印一百本……”魯迅對《木刻紀程》傾注了大量的心血,陳煙橋鼎力協助,其作品《窗》《風景》《拉》被收入其中。

  1936年10月8日,在上海八仙橋青年會舉辦的全國木刻第二回流動展覽會上,魯迅和陳煙橋、白危、曹白、林夫、黃新波等木刻青年座談了足足三個小時。這離魯迅逝世只有11天。這次座談留下了魯迅生前最后一張照片,也是我國版畫史上極具里程碑意義的一組照片——《魯迅先生和青年木刻家在一起》。

  魯迅逝世后,陳煙橋撰寫悼文《魯迅先生與版畫》,深情回憶了魯迅的諄諄教導:“魯迅先生是中國新興木刻之父,沒有他,中國的新興木刻是不會出現的。現在這個中國新興木刻之父已經離我們而去了,我們除了對他致深切的哀痛外,還要繼承他的遺志。”1949年,陳煙橋出版了我國第一本闡述魯迅木刻理論的著作《魯迅與木刻》,后被譯成俄文,引起了國際美術界的廣泛關注。

  以刀筆為槍 積極投身抗日救亡活動

  國際著名記者、作家伊斯雷爾·愛潑斯坦1979年回憶說:“陳煙橋堅決地獻身于中國人民的抗戰斗爭,勤奮工作,謙虛謹慎,光明磊落。”他一生以刀筆為槍,把木刻藝術與拯救祖國、人民緊密聯系在一起,旗幟鮮明地指出“藝術家必須懂得歷史與了解人民,成為人民的英雄代言人”。

  抗戰爆發后,陳煙橋積極投身抗日救亡活動,參加了全國木刻界抗敵協會、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和進步文化人召集的救亡會議,并到部隊開展戰地服務,繪制抗日宣傳畫。1937年,陳煙橋出版了第一本著作《抗日宣傳畫》,1938年,他與葉淺予等在香港舉辦《抗日宣傳畫展》。期間,他經常為郭沫若主持的《救亡日報》和上海《救亡漫畫》、廣州《救亡日報》等進步報刊撰寫文章,創作抗戰漫畫、宣傳畫等。

  1939年秋,陳煙橋在重慶加入新華日報社,擔任美術組主任,期間創作了大量維護人民利益、抨擊黑暗勢力的漫畫,進行反對內戰的斗爭。1941年1月“皖南事變”爆發,陳煙橋連夜刻制周恩來題詞“千古奇冤,江南一葉,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翌日刊發在《新華日報》上,引起很大反響。

  他鄉拓夢 鞠躬盡瘁獻身美術教育事業

  新中國成立后,陳煙橋從事美術行政和教學工作,歷任華東軍政委員會文化部美術科科長、中國美術家協會上海分會秘書長、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并當選上海市人大代表。他深入勞動生產一線,創作了《建設中的佛子嶺》《魯迅和他的伙伴》等木刻作品,并出版著作《新中國木刻》《上海美術運動》。

  1958年7月,陳煙橋離開上海調往廣西南寧工作,歷任廣西藝術專科學校美術系主任、廣西藝術學院副院長、廣西美協主席、廣西文聯副主席等職務。在廣西工作的12年里,陳煙橋堅持遵循美術教育規律,為培養少數民族藝術人才鞠躬盡瘁。他深入少數民族聚居地,發掘搶救民間藝術,創作了《巴馬之耘》《迎春曲》《隆林春牧》等一批反映廣西少數民族生活的木刻。

  1970年12月,陳煙橋在廣西南寧逝世。他離開家鄉參加革命后,就再也沒有回過家鄉,但他的事跡一直在家鄉傳頌,他的精神也一直激勵著家鄉人民。如今,觀瀾成立了國家級文化產業示范基地——觀瀾版畫村,可以說是對他最好的紀念。陳煙橋故居作為龍華區觀瀾辦事處青少年愛國主義教育基地,被賦予新的時代內涵,鼓勵廣大青少年熱愛祖國、甘于奉獻。(周倩 龔藝 路金晨)

双色球走势图专业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