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勤廉實干筑夢成

發布日期:2019-10-15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雜志

  深圳,古稱“寶安”“新安”等,又因這里有明洪武年間設立的海防衛所“大鵬所”,而被稱為鵬城。19791月,中央與廣東省委決定將寶安撤縣設市,并以當時縣治所在地“深圳墟”命名為深圳市,翌年成立深圳經濟特區。從此,鵬城深圳展翅高飛,揭開了歷史發展的新篇章,實現了從南海小漁村到現代化國際化大都市的跨越。而要讀懂這座以實干創造發展奇跡的年輕城市,我們還真得知道個“一二三”。 

  一尊雕塑:激勵一代代人的精神坐標 

  在車水馬龍的深南大道旁,巍然聳立著一尊粗糲健碩的“孺子牛”雕塑。這就是“一”,是我們理解深圳的切入點。 

  孺子牛雕塑 梅戈/攝 

  特區成立之初,深圳邀請知名的雕塑家潘鶴,為新生的特區制作一尊雕塑,展現特區建設精神,鼓舞廣大干部群眾。當時,“大鵬”“蓮花”“獅子”等提議都曾在考慮之列,但總不能得到大家的一致認可。 

  有一天,潘鶴靈光一閃:特區里那些忙碌著的推土機、拖拉機、汽車和建設者不正是牛的化身、牛的寫照嗎?改革開放、搞特區建設,要求我們這一代人奮斗到底,雕塑一個“開荒牛”最合適不過了。幾天后,潘鶴外出辦事,偶然在一農舍旁看到一塊老樹根,他頓生靈感:如果在“拓荒牛”后面再加上這個樹根,正好意味著特區干部要鏟除舊根,把保守思想和官僚作風連根拔起。于是他用八塊錢買下了這個造型獨特的樹根,帶回了工作室。 

  “拓荒牛”方案一經提出,立即受到了當時深圳市領導的認可。然而,潘鶴還是覺得名字值得商榷:“我們這一代人將來開完荒,到底還要不要做牛呢?”深圳市領導斬釘截鐵:“牛肯定是要做的,人民公仆就是人民的孺子牛。”于是便將名字改為“孺子牛”,取“俯首甘為孺子牛”之意。 

  經過近一年時間的嘔心瀝血、反復打磨,一座重4噸、長5.6米、高2米、基座高1.2米、以花崗石磨光石片為底座的大型銅雕成形:老牛目光堅毅,肌肉暴起,正奮力將一塊巨大的樹根拉出地面。19847月,雕塑落成揭幕。當時,深圳市委大院聚滿了人,其中大部分是來自特區的大學生及年輕創業者。他們歡呼雀躍,爭相合影留念。看到此景,雕塑作者不由感嘆:“特區建設正是需要大批年輕有為的人,看來拓荒牛后繼有人哪。”一時間,“孺子牛”雕塑成了深圳的象征,參觀者潮水般慕名而來。 

  后來,因太多群眾、游客跑進市委大院和“孺子牛”雕塑合影,1999年深圳市委常委會決定將雕塑整體遷到大院門外的花壇上。同時,市委大院圍墻后退10米,為市民再獻出一塊綠地,方便參觀。 

  歲月悠悠,滄海一瞬,“孺子牛”佇立于此三十多年,默默站成了一代代深圳人的精神坐標。如今,每天都會有慕名而來的人對其投去關注的目光。因為,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孺子牛”,無論在什么時候都是人民所喜歡的,而“拓荒牛”精神也永不過時,一座城市要繼續發展,就一定需要一大批“拓荒牛”繼續勇立潮頭,進一步解放思想,在更多的未知領域大膽改革創新,永不停步。 

  兩句口號:支撐快速發展的精神力量 

  在改革開放40多年的歷程中,“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空談誤國,實干興邦”這兩句口號,深深植根于全國人民的記憶中,激發了巨大的精神力量。兩句口號的喊出并最終叫響,都是在深圳。 

 

 

  19797月,蛇口炸山填海,中國改革開放第一聲“開山炮”打響。為加快建設進度,19813月,被稱為“蛇口之父”的袁庚有感于在香港招商局的親身經歷,提出了“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口號,并制成標語牌豎在蛇口工業區,以倡導爭時間、創效率的風氣。 

  這句標語提出后,命運可謂一波三折。標語第一次掛起后不久,有關特區要不要辦下去的爭論愈演愈烈,甚至有人專門針對“時間就是金錢”提出批評,說蛇口是在宣揚拜金主義。在這種情況下,標語牌只掛了三天就被拆下。同年12月,蛇口微波山下第二次豎起了“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標語牌,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甚至登上了《深圳特區報》。但此時,蛇口工業區面臨著更大的壓力,針對改革開放的非議始終是沸沸揚揚。在此環境下,198356月間,第二塊標語牌再次被拆下。同年9月,蛇口工業區又制作了第三塊標語牌,立在了蛇口港務公司門前。 

  1984年,鄧小平同志到深圳視察,蛇口重做了一個更高更大的“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標語牌,醒目地佇立在市區進入蛇口的分界線上。據《鄧小平文選》第三卷記載,1984224日,鄧小平同志在一次會議上說:“深圳的建設速度相當快……深圳的蛇口工業區更快,原因是給了他們一點權力……他們的口號是‘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得到了小平同志的肯定,這一口號迅速傳遍中華大地,并出現在了當年的國慶盛典上,被譽為“沖破思想禁錮的第一聲春雷”,成為上世紀80年代全國最具影響力的口號之一。 

  另一個影響深遠的口號“空談誤國,實干興邦”,同樣發軔于深圳。19921月,88歲高齡的鄧小平視察南方,足跡遍及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并發表了重要的“南方談話”,提出“空談誤國,實干興邦”“國家需要改革開放,人民需要改革開放,誰不改革誰下臺”。 

  袁庚敏銳地感受到這八個字透出了“春天的氣息”,就在鄧小平發表南方談話后不久,蛇口工業大道立起了第二塊標語牌,藍底白字上寫著“空談誤國,實干興邦”八個大字。這個口號不僅鼓舞了深圳人建設特區、奮力改革的決心和斗志,還不脛而走,很快成為全國的流行語之一。 

  “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凝聚眾多關注的目光,肩負巨大的歷史使命,深圳始終以實干排除了空談的干擾、爭議的困擾。伴隨著深圳逐夢前行的鏗鏘步伐,這兩句倡導實干新風的口號,也積淀成為這座城市獨特的精神特質。 

  三段歷史:涵養敢闖實干擔當的文化密碼 

  從1979年建市至今,深圳僅有40年的歷史,但孕育這座城市的土地,與中華民族的歷史一樣悠久,一樣富有內涵。從南頭古城,再到大鵬所城,從文天祥到王來任,這一處處歷史遺跡、一個個歷史人物的背后都隱藏著這座城市敢闖實干擔當的文化密碼。 

  深圳背山靠海,耕地較少,農業、漁業、鹽業是傳統的三大產業。早在公元前119年,漢武帝在南海郡番禺縣設置鹽官,駐南頭(今深圳南頭古城一帶)。在漫長的歲月里,“煙火三百里,灶煎滿天星”,是這片土地上人們煮鹽生活的生動寫照。由于歷朝歷代都對鹽業實施專營并課以重稅,深圳鹽民苦不堪言。有民謠傳唱“場役沿例不復憐,世間誰念鹽丁苦”。漁民的疾苦也在縣志中被描寫得入木三分:“民憚而危,莫魚疍為甚……夫處至危險之地,求不可必得之魚,以供不能蠲免之課。”在悠長的歷史中,受這種艱苦生活的磨礪,人們逐步形成了敢闖敢試、勇于抗爭、勤勞樸實的文化性格。 

  公元1279年,抗元名臣文天祥兵敗被俘,途經深圳西南面的伶仃洋。望著煙波浩瀚、白浪連天的海水,詩人含淚疾書:“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里嘆零丁。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在民族危難之際,文天祥以天下為己任,忠貞不渝,勇于擔當,一身正氣,這是一首振聾發聵、蕩氣回腸的千古絕唱。文天祥就義后,所率軍隊和文氏后人留在了深圳寶安沿海一帶,其胞弟之孫文應麟,舉家遷往大茅山下的鳳凰村,秉承正氣家風,終生不仕元,忠肝義膽,樂善好施,在大茅山修建望煙臺,救濟家中無炊煙者。正氣家風貫九州,煙樓世澤傳千古,700多年來,一代又一代文氏后人謹記“竹子身可焚而不可毀其節,干可斷而不可改其直”的祖訓,厚植忠孝節義、崇文重教、勤儉創業之風德,并逐漸成為了深圳人性格中特有的稟賦,深深融入血液中。 

 在深圳寶安西鄉街道,有一座始建于清朝康熙年間的“王大中丞祠”,又稱巡撫廟。清朝初年,“禁海”與“遷界”給深圳人民帶來了巨大災難。廣東巡撫王來任巡視新安時,看到漁鹽場荒廢、田園破敗,村落十室九空,凄慘景象不堪入目,非常同情遷民遭遇。兩年間五次疏奏,要求整肅強征暴斂、誣民為盜、妄殺良民等行為,并請求減免賦稅。康熙七年,王來任因同情遷民、執行遷海政策不力,被誣陷罷官,不久病倒不起,臨終前仍不忘處在水深火熱中的新安百姓,寫下《展界復鄉疏》,勸清廷展界,讓遷民回鄉復業。此后,兩廣總督周有德目睹遷界給人民帶來的深重苦難后,再次復呈王來任《展界復鄉疏》:“廣東沿海遷民,久失生業,今海口設兵防守,應速行安插,復其故業”。康熙八年正月,《展界復鄉疏》獲朝廷允準。對王來任等人顧念民生疾苦、不計個人得失、敢于為民請命的行動,當地百姓始終銘記在心。300多年來,人們多次修葺這座祠堂,使它靜靜佇立城市一隅,既鑒古觀今,更啟迪后世。 

  …… 

  四十歲的深圳,青春正當年。20198月,深圳再次被賦予新的歷史使命——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走在大路上,行在春天里,新的征程上,敢闖敢試、實干擔當的深圳將更好地發揮“排頭兵”的作用,而她的城市精神和不凡成就也將會啟發激勵更多的擔當作為者。(周楚翔 龔藝

 
双色球走势图专业带坐标